《我對抗跟蹤狂的七百天戰爭》內澤旬子

台灣的跟騷法終於在2022年6月正式上路了,各縣市也紛紛逮捕了「跟騷法首例」的個案。

然後,這些受害者從此就能恢復正常的生活,展開新的人生篇章嗎?當然不是。

除了心理早已受到重創,後續還有漫長的司法程序要進行。甚至,可能開始有加害者、或者是加害者的家屬開始要求和解?要繼續訴訟還是和解?和解的話條件要怎麼談、以後才能真的永遠不會再受到對方的騷擾?……

這一切的混亂,都寫在這本書中。

一開始聽到書名,以為是類似G縣廚那樣的故事,描述「我」被騷擾的過程。但其實作者從認識到被騷擾的描述只是第一章的開頭。作者意識到對方的行為不正常後,就馬上根據被害人守則行動,還迅速的到警察局備案-然後猝不及防的進入了刑事流程,在不穩定、混亂的躲避生活中,一次又一次的進行筆錄、重複說明事發經過,然後找律師、和解、和解後再次被騷擾--你會意識到,犯人被逮捕根本不是結束,甚至不是休止符,大概只是個轉折,要開始面對更多更複雜的事情,可能還會受到各種來自其他人吾意識的傷害。

而且,再一次的,會發現這根本無法從根源上去解決對方的騷擾,很可能都只是治標不治本。

「畢竟法律只能處理對方的違法行為、無法消除對方的執著。」

而且在台灣,跟騷法最多只會判刑5年-甚至不到5年,之後犯人出獄後,又要再重來嗎?整本書讀來很不愉快,但又覺得不得不讀,才能理解這個對抗有多慘烈、代價有多高,還有目前社會對被害者的痛苦有多漠視,彷彿只有加害者有各種委屈、被害者都已經看到加害者被懲罰了,還要要求什麼呢?

▶感謝凌宇出版社提供試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